十二指肠胃反流及胆汁反流性胃炎
疾病常识
诊断方法
治疗方案
十二指肠胃反流及胆汁反流性胃炎的检查
  • 常见检查项目
  • 参考价格
  • 查看
展开

实验室检查

人们采用许多技术检测和评估DGR,并试图判别生理性DGR与病理性DGR,近年来由于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发展,使得临床上能较客观的评估DGR。

1.胃内pH值监测:24h胃内pH值连续监测可作为检测DGR的一种有效方法,试验在近似生理条件下进行,可获得白昼(包括进餐,餐后),夜间24h立,卧位的全部资料,正常人空腹时胃内pH值很少>2,进食及餐后pH升高,进餐可使胃内pH值升至4.0以上,约30~40min左右回到基线.在后半夜或清晨可见短时的pH值升高,pH值从基线上升至4~6,有人将此称之为pH逆转现象或胃液碱化,可能与十二指肠胃反流有关,也有人认为与迷走神经活动减弱有关或与泌酸功能低下有关,国内龚均等研究报告健康人空腹胃液pH在2.0左右,日间有3次与饮食有关的pH值上升,凌晨0∶40~4∶33有自发的pH值上升可能与十二指肠胃反流有关,有研究表明正常人也存在DGR,但持续时间短,约1h左右,发生次数较少,<3次/d,由于胃内,pH值个体差异变动较大,且影响因素众多,如胃酸,饮食缓冲,胃排空,咽下唾液,自发性反流等,使建立合适的DGR诊断标准显得非常困难,至今国内外尚无如胃食管反流(GER)那样建立具体的,较统一的DGR诊断指标,有作者曾对30例慢性胃炎,10例自愿受试者作24h胃内pH值监测,结果如表1所示,表明DGR( )者pH>4以上的时间明显增多。

2.胃液Na测定:十二指肠液Na 浓度较高,并稳定在146mmol/L左右,比肠液中胆汁的浓度还稳定(胆汁是间断的从胆道排入肠道),同时反流入胃中的Na 不被胃酸破坏和失活,并具备检测方便的特点,可作为DGR的一个诊断指标,有人研究,在胃腔pH值监测同时抽取胃液定时测定其Na 和胆酸含量,发现三者之间有良好的线性关系,Na 浓度的检测不失为判断DGR的一种简单易行的方法,本院曾对DGR( )胃炎组(28例)和DGR(-)胃炎组(24例)测定空腹胃液Na 浓度,DGR( )组为(62.87±8.31)mmol/L,DGR(-)组为(32.18±4.67)mmol/L,2组Na 含量相差显著(P<0.01)。

3.空腹胃液胆酸测定:胆酸常见于有DGR的胃内,且不被胃酸破坏,可作为十二指肠液的“标记物”,测定其在胃液内的浓度对了解反流程度有重要意义,但是插管过程的刺激易造成人为反流,即使抽取空腹胃液,其胆酸含量将受影响,可出现假阳性结果;另一方面,十二指肠液中出现胆汁依赖于胆囊的排空,胆汁若不排泄入十二指肠,会造成假阴性结果,应用99mTc-EHIDA扫描显示胆囊收缩平均间隔时间为70min,因而持续收集胃液,测定其胆酸含量可提高DGR诊断的阳性率,有作者采用持续抽吸胃液90min,以总胆汁酸量≥100μmol/h或胆酸浓度≥1000μmol/L为诊断DGR的标准,与放射性核素相比较,前者符合率为80%,后者为70%。

4.微量胆红素测定:24h胆汁反流监测仪(24-hour bile reflux monitor ing)DGR物中的主要成分是碱性肠液,胆汁及胰酶等,用胆红素的存在来评估是否有DGR发生,生理性抑病理性,晚近应用光纤维传感技术设计的微量胆红素检测仪(fideroptic technique for 24-hour bile reflux monitoring)(Bilitec,2000)问世,胆红素的特征吸收光谱峰值在450nm,应用此技术,不仅可以定性DGR,同时也可定量胆汁反流的多少,通过多项参数的分析,对评估胆汁反流有重要意义,同时也可监测胃食管胆汁反流的情况,常用于Barrett食管,酸性反流药物治疗无效的食管炎,胃切除后残胃炎的评价等,检查时需空腹6h以上,从鼻腔插管,将传感器置于下食管括约肌下5cm处,进标准餐(限制酒精,饮料和酸性食物以及色素等)固定导管,佩带式记录仪进行24h可移动式监测,结果经微机软件处理分析包括24h胆汁反流总次数,反流超过5min的次数,最长反流时间以及反流总时间的百分比等,该技术所检测的是胆汁反流,因此受MMC时相的影响,在某些肝病如先天体质性黄疸(Gilbert病和Dubin Johnson综合征)时则不适用,另外,在酸性环境中,由于胆红素转化为二聚体,光吸收峰值由453nm变为400nm,其检测值将降低。

影像学检查

1.胃镜和组织学检查:胃镜下可直接观察到胆汁反流,胃黏膜被染成黄色,并可见胃黏膜充血水肿呈颗粒状,血管改变较明显,组织脆弱或有糜烂,坏死及出血灶,组织学检查:除有明显的炎细胞浸润外,尚可见到小片状糜烂,坏死,肠化生,不典型增生等改变,内镜可了解反流的程度,胃炎的严重性,但内镜下不能定量,且内镜检查本身可引起反流的发生,因此有较高的假阳性率出现。

2.放射学检查:早期诊断DGR是采用插管法,将导管插入十二指肠,注入硫酸钡溶液,在X线透视下观察钡剂反流入胃的情况,由于插管导致的患者不适感和对幽门生理功能的影响,且在判断常常时有主观色彩,因此假阳性率较高,现今此法基本被废除。

3.胃肠压力测定:用压力传感器或灌注式导管测定胃窦,幽门及十二指肠壶腹部的压力,DGR患者大多数有胃窦,幽门压力降低,十二指肠壶腹部压力上升。

4.胃内碱灌注激惹试验:当胃内灌注碱性溶液(0.1N NaOH 20ml/次)后出现上腹痛,伴有或不伴有恶心者均列为灌注阳性,此试验敏感,简单易行并具有特异性。

5.核素检查:采用通过肝由胆汁排泄的核素闪烁图,非侵入地测定反流,无机械刺激且在近似生理条件下进行,能较精确的测定有无反流及反流量,目前国内外学者一致认为99mTcEHIDA放射性核素扫描技术是DGR定量的“金指标”,优于胃镜检查及空腹胆酸测定,本方法敏感性较高,当胃内放射性与静脉注入总量比率>1%时即呈阳性,且重复性好(75%),已成为十分有价值的研究工具和临床诊断手段。

但放射性核素检查也有一定缺陷,因胃的解剖位置难以准确定位而降低了此技术的准确性,以致影响DGR的定量结果,胃的核素集中区常常难以代表胃的真实轮廓,特别是胃窦部更难以描绘,肝,十二指肠-肠襻的覆盖也将影响其准确性,虽然可以限定范围,但这些区域的活性常不恒定,患者卧位或立位时身体活动加大核素集中区判定的难度,以上诸因素,可造成诊断偏差。

6.超声检查 King:PM等(1984)首先采用实时超声法检测DGR,随后Hausken T等(1991)用彩色多普勒超声技术观察胃内容物的流动和反流,此法代表DGR评估技术的飞跃,非侵入性,可重复性好,并能量化DGR,具体步骤如下:禁食1夜取坐位,在2min内摄入1份液体试验餐(400ml肉汤或牛奶),将探头置于幽门平面水平,观察胃窦,幽门及十二指肠近端,根据彩色信号(液体流向远端呈蓝色,反流为红色)判断是否反流,其DGR的严重程度可根据其频率和强度进行评估,该技术不足之处是目前只能用液体试餐测定DGR,同时由于肠胀气或腹壁脂肪层厚等因素影响,常常带来一些技术的困难。

更多>经典网上问答
咨询在线医生我要提问